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永利精品 > 正文

“鬼步舞”杨大爷走红 被直播改变的“夜生活”(2)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采集侠 时间:2018-03-31

上午天气好的时候一个人乘公交去北山广场跳舞,差不多中午就返回,老伴做好了饭菜一起吃,午后还能睡上一会,按理说,傍晚也是北山广场跳舞的高峰期,但杨大爷通常是要缺席的。

理由只有一个——直播。

“晚上七点到九点,我要在家里做直播,已经做了两个多月了,主要是和全国各地喜欢鬼步舞的人一起交流切磋。”

大爷做直播的时候,老伴都远远躲开,一个人去阳台隔出的厨房间做家务,“不想被拍进去,而且我声音大些,他会说我。”

每每和外人谈到大爷的直播,老伴董大妈都一脸嫌弃,但每个人都能看出大妈的内心是支持老伴的,“他高兴就好。其实挺好的,这样他就不用晚上跑出去跳舞了,年纪大了,有个闪失怎么办。”

很显然,对于亲人不在身边的老两口,鬼步舞已经不只是一个锻炼的途径,带给他们更多的是孤单晚年中的慰藉。

“鬼步”赚钱产业链

如今鬼步舞已经成为吉林市的一个符号,参与的人越来越多,而了解鬼步舞群体的人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因为鬼步舞火起来了,已经形成了一个小小的产业链。

按照圈内人的说法,“现在类似杨大爷这样受邀外出演出的人很多,圈里子很多团队都在全国各地表演,以此赚钱。”

杨大爷的搭档丹丹原本在建材市场有一个摊位,她自己就坦言演出太多,自己原来的主业已经顾不上了,“现在都交给人打理,主要的时间都花在表演和教舞上。”

牛哥和牛嫂也是吉林鬼步舞界响当当的人物,除了在吉林本地的团队外,他们在全国推广发展的打着“牛人”舞团招牌的团队接近20支,覆盖人数2000至3000人。

朋友表示因为业务发展迅速,牛哥牛嫂过年都漂在外面回不了家。而像牛哥、牛嫂这样的例子在吉林不在少数,大约有20多个团体。

据介绍,除了通常的表演和教舞之外,一些人数较多的团体已经可以通过出售衍生产品赚钱,比如开发自己创意编排的鬼步舞教程,再比如定制统一的以服装为主的舞蹈装备。

广场舞也能跳出“互联网经济”

除了这些传统意义上的操作模式,互联网的直播经济也在鬼步舞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记者在吉林走访过程中看到,即便是日常的团队活动,每个舞蹈方阵前你都能看到一些支起的手机直播装备,“这都是常规动作,大一些的活动,或者比赛,前面能摆上密密麻麻十多个直播装备。”

为什么鬼步舞和直播的契合是有数据考证的,作为腾讯的通讯员,吉林本地人老戴一直在为媒体平台提供直播,“最早我想多拍些传统民俗,但播起来发现鬼步舞是最火的。”

老戴透露,他的直播间里最多在线能有12万观众,如果算上回看视频的得有50万到60万,“而像这样10万+的情况并非特例,当时一个月能有十多天。”

在吉林的鬼步舞直播群体中,老戴这样以特约形式为媒体服务的人属于少数,更多人都是自发进行直播,这种直播大潮除了自娱自乐外,也源于经济上有收益。

有人告诉澎湃记者,“一些较火的直播号一天通过观众打赏赚个两百、三百不稀奇,在最火的时候,最厉害的人一天能赚上千儿八百的。”

老戴也说,这是一种双赢的局面。

“没有直播,没有网络视频,可能鬼步舞只能是吉林老百姓自己玩儿,杨大爷和其他舞者不可能在全国出名。”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02-2021 澳门.永利资讯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