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免费彩金 > 正文

官渡之战后袁绍依然强于曹操,为何仍失败?(3)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采集侠 时间:2018-04-03

袁绍手下谋臣武将主要来自两大地域。一派是与袁绍同属河南的士人,包括颍川的荀谌 、郭图、辛评、辛毗兄弟、武将淳于琼,以及与颍川邻近的南阳的许攸等。

颍汝士人多互相结交,且家族联姻,比如荀氏就与同郡的辛氏、钟氏和陈氏相互联姻。当这些河南士人离开故土去冀州(河北)辅佐袁绍,更需要与同籍士人抱团结党、维护共同利益,从而在冀州形成了颖川士人集团,与袁绍的河北本土势力发生矛盾冲突也就不足为怪。

另一派是河北本土士人,主要有沮授、田丰、审配以及武将张郃等人。袁绍初夺冀州时,为巩固统治并平衡河南集团,笼络重用冀州士人:

命沮授为别驾,后来擢升为奋武将军 , 监护诸军,审配任治中,田丰为别驾。

治中和别驾都是冀州牧的高级佐官。河北士人普遍正直、刚烈、直言敢谏,与善变通的中原士大夫形成对照。

袁绍集团里的逢纪是一个特殊人物,他也是南阳人,是颍川集团的边缘人物,后来反而向冀州本地士人靠拢。

袁绍在统治冀州前期,还能居中协调颍川与河北士人,但两大集团在政治取向、军事战略和经济利益的冲突一直存在。

199年灭掉公孙瓒之后,为实现称霸野心,袁绍欲与曹操决战。为此,颍川集团和河北士人意见相左,矛盾激化。

沮授认为与公孙瓒多年战争后师老兵疲,应该屯田整修,同时派精锐骑兵,抄扰曹操控制区,令他疲于应付。郭图针锋相对地宣称,袁绍此时军力强盛,正应该一鼓作气消灭曹操,所谓机不可失。

袁绍此时志得意满,采纳了郭图的建议,决定南下伐曹。

这次军事策略的斗争冲突中,颍川谋士又牢牢抓住了袁绍急于功成的骄纵心理。沮授为人刚直,他的建议高明周全,但不得袁绍之心。而且沮授不知进退,继续强谏,同时郭图进谗言,袁绍遂剥夺了沮授大部分兵权,分给了郭图和淳于琼等人。

河北另一个主要谋士田丰在曹操攻击刘备时,就建议趁机攻击许昌,这样曹操腹背受敌,袁绍胜面大增。袁绍为人犹疑,不能把握稍纵即逝的良机,竟以儿子生病为借口拒绝。

打击曹操的最佳时机错过后,田丰又不适宜地强硬主张应该缓图曹操,和沮授思路大致相同,但此时袁绍已下定决心大举攻曹,故一怒之下将田丰下狱。

至此,河北集团最优秀的两大谋士基本失去对袁绍的影响力,河南颍川集团全面胜利。

官渡之战爆发后,两个地域集团的倾轧争斗达到高潮。河北豪族审配当时留守邺城,以“许攸(属于河南集团)家不法,收其妻子”,许攸大怒,叛袁投曹。

其实,在袁绍优待豪强的政策下,冀州豪族普遍有些不法的勾当,审配家藏匿罪犯,恶劣程度或许还超过许攸,“不法”只是审配打击河南集团的借口。

严格执法本没有错,但平时和战时应该是有区别的,尤其是对于前线的大臣家人。只要不是通敌,这执法还是应该考虑时机的。

即便需要立即执法,也应该和最高长官袁绍沟通一致,以便袁绍是否要对许攸采取限制措施。但审配直接就这样做了,所以说,无论这执法有多么的正确,总掩盖不了窝里斗的本质。

许攸叛降对曹操的胜利有决定性意义。河北士人逼走许攸,小占上风,颍川士人马上还以颜色。

河北名将张郃在乌巢防守上与郭图意见不合,后者又向袁绍进谗言:“(张郃)军败,出言不逊”。张郃畏惧,于是临阵投降曹操,袁绍军崩溃。

由以上分析更加加深了我们的印象,官渡之战曹操赢得侥幸,他取胜的真正原因是袁绍阵营颍川与河北集团激烈内斗而导致的两次叛降,而这两大集团的矛盾冲突由来已久,并非偶然争斗。

官渡战败后,逢纪向袁绍进谗言,“田丰听说将军失败,拍手大笑,因为他说对了”。袁绍遂杀掉田丰。沮授被曹操擒获,却密谋回归袁绍,又被曹操杀掉。

202年袁绍病故,他两个还算有才干的儿子袁谭和袁尚开始争夺河北地区统治权。两大集团分别辅佐袁谭袁尚,继续内斗,颍川集团的郭图、辛评、辛毗支持袁谭,河北的审配以及逢纪支持袁尚。

逢纪与审配本来不合,但后来与审配关系改善,遂支持袁尚。在袁谭、袁尚的斗争中,审配借刀杀人,逢纪为袁谭所杀。

袁谭一度被袁尚围城,派辛毗向曹操求援,辛毗与曹操麾下的荀彧、荀攸等人是颍川同乡,还有联姻关系,于是很快投降曹操。辛毗甚至向曹操建言拿下河北的好处。

曹操出兵,先后击败袁谭、袁尚,杀了郭图,生擒审配(辛评为审配所杀 ),审配宁死不降。颍川与河北集团的内斗终于彻底葬送了袁绍势力。

相关文章: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02-2021 澳门.永利资讯 版权所有

Top